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bazn1的博客

 
 
 

日志

 
 
 
 

2010年4月16日  

2010-04-16 01:06: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拷打术和反拷打术,审讯术和反审讯术(转载)

       作者: zhm2010 发布于: 子陵 ziling.com

-

拷打术和反拷打术,审讯术和反审讯术

  萨大姆被捕后,CNN的一个女分析家讲道美军的审讯专家并不急于立刻打开萨达姆的嘴巴,而是有个长期计划,用他们的话叫做“do it right than do it quick”。这个女分析家特别提到美国不会使用Torture的手段,有许多方法可以让萨达姆开口,并举了几个例子,比如长期站立、轮番审问等。美国不会Torture萨达姆这个我相信,以美国的科学水平,如果还用TORTURE的手段那才是哄人呢。萨达姆不会被拷打并不等于说他就有好日子过,从那位女分析家的只言片语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对审问萨达姆有个长期的针对性计划,这一计划可以想象一定非常科学,以萨达姆的学识和阿拉伯的文化水平,此番定是在劫难逃了。

  CNN的女分析家对审问术是个外行,她所讲的长期站立、轮番审问、不让睡觉等并非真正的科学审问术,那只是一些基本的心理测试的技术手段,其目的不是要伤害被审讯者,而是看被审讯者的反应是否和预想的一致,如果不一致就要反省在心理分析上有什么遗漏。的爪牙,不学无术,毫无目的地滥用这些“文明”手段,其实还是在拷打这个低层次打转。科学审问术的基础是心理学,主要是催眠术的使用。以军委主席为首的国内保守势力对此是一无所知的,诸君若是不信可以立刻去网上把公安大学教师的履历调出来看看,没有一个有这方面的教育背景。大陆的心理学由于受马克思主义不可知论的影响,思想负担重,框框多,发展缓慢,在军事心理学方面更是一片空白,诚可惜哉。不过这样也好,免得军委主席造孽深重。

  马克思主义是个当前造神主义。在马克思笔下,先进阶级(其实是少数个人)是无所不能、永远正确、百毒不侵的,为此大陆的心理学界不承认催眠术等心理学应用技术,因为这些技术的学术基础就是人的天生“弱点”。人的弱点无处不在,这是“神经算法”决定的,对此人类不必自卑,要是人没有这些弱点那才真是场灾难。对外界产生反应是所有生物的生存的本能,人类智慧的可贵之处在于发现并顺应环境的规律,而不是坚强。人若是真的象马克思想的那样坚强,早就被进化淘汰了。百毒不侵、油盐不进的是榆木疙瘩。人脑神经的设计就是不放过任何外界的信息,并永远尝试在其中找到规律。催眠术就是利用了这点。

  只要是人就可以被催眠,这不是什么不体面的事,如果不能被催眠那可就是有神经或心理疾病了。但催眠不是万能的,催眠靠的是人内心里的合作欲望。催眠学界有句名言叫做“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如果被催眠的人内心潜意识里很抗拒,催眠治疗就无法取得效果。但是,问题的关键在于他并不抗拒。没有人会在内心真正地抗拒什么,这正是人的可贵本能。这也是为什么催眠术能被用于军事目的,被用于审问。

  人之所以不会真正地抗拒什么,是人脑的设计使然,是人类生存的需要。人生唯一目的就是寻找环境中规律,为此人脑里不能有任何apriori(先验)的假设,否则就会和真理搽肩而过,因为我们不知道“上帝掷不掷色子,如果掷的话,在哪里掷,怎么掷”。这个观点可以解释人的许多非理性行为,比如青年的反叛。青年的反叛其实是在尝试新的可能,每一代人都有任务去试试新的生活方式,一但成功就是人类的福祗,如果失败了,也一定会回归保守主义。所以对于年青人,实在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催眠术被用于审问不是我们想象的拿个怀表在被审问前面慌啊慌的。审讯的关键是发现被审问者的心理活动规律,扑捉他的心理变化原因,这比拷打要有效的多。有效果的审讯总是从“无关”的细节开始,比如哪天到哪里见了谁谁谁的,一个月房租多少,几号发工资。只要开始说了,就好办了,慢慢地加些料,看看他的反应,发现其中紧张、恐惧、激动、狡辩、回避的规律,然后利用这些规律有目的地唤起他的各种“不健康”反应,并保持被审讯者一段时间内总处于“不健康”心理状态中,那样会使他非常疲惫,这时他内心的自我保护机制就会起作用,形成一个“这样做不好”的潜意识。然后,让被审讯者放松、恢复一段时间,此时加入一些“你在合作”的暗示。几次下来,被审讯者的潜意识里就产生了“我在合作”的幻觉,进入了被催眠状态,问什么讲什么。其中的关键并不在于被审讯者说了什么或者没有说什么,而在于成功地“玩弄”被审讯者的心情。被审讯者不是因为不讲而被“折磨”,也不是因为讲了什么而被“优待”。审问者通过各种手段,包括所谓的不吃、不喝、不睡,或者言辞上的变化,话题的转换等等,成功地使被审讯者觉得自己在被“折磨”或者“优待”。这种心情变化成了惯性,就会被利用,被反复地加重,被审讯者越来越疲劳,合作的思想就会占上风,甚至可以在被审讯者不知觉的情况下(其实是他主动地不知觉)讲出来,嘴巴不讲身体也会讲。这没什么好奇怪的,人脑就是这样工作的。

  科学的审问里面,根本不需要和被审问者的信仰有任何冲突。信仰深的人,不管是信的主义还是宗教,其实是种病态,更容易被玩弄起来。一个人对那些空洞的字眼都会相信的人,本身就是合作倾向严重的人,肯定的身体和情绪也不稳定,这种人太好被玩弄了。依斯兰恐怖分子关在监狱里还要为信仰绝食,真是不知好歹,在人术中还以为得计。美军人手不够,单个地玩弄来不及,如此大面积的积极反应,求之不得。《红岩》里描述的共党分子被捕后还英勇无比,如果属实,其实焦躁的表现,是软弱,审起来比审那些老贼容易得多。

  众看官也许会问,我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所以会有这些发现,全是那些老贼教的。有一次在派出所里,一群联防拳打脚踢地带进一个贼。那贼很奇怪,对打他的人不理不睬,一进门就看出了我是个外人,好几次蹲在地上用眼膘我。练内家拳的对别人的注视很敏感,他的恶意一下就和我对上了,我心里有点难受,就走了出去。后来,果然从他嘴里什么都没掏出来。这个老贼也就三十岁不到,联防的凶神恶煞对他一点用都没有。从他一进门,我就看出来那些联防不是他的对手。这个老贼,身强力壮,懂反拷打术,知道如何反审问。他恨我是因为我在分析他,观察他的身体反应(看人动作是我练拳后的习惯,因此经常在商场里惹起贼们的反应,现在的贼也真^_^嚣张,不仅不逃,还做出要反扑的架势)。那些联防全在这个贼的观察掌握中,还不知觉。人啊,就是这样,不明阴阳之理,谁说打人的就一定是强者。中国的底层真是英雄辈出啊!真可惜了一条好汉。

  那个贼那天就生动地给我演示了一场成功的反拷打和反审问术。反审问的关键就是不能和审问者建立联系和交流,一交流就会动怒,一动怒就会疲劳,一疲劳就招了。有个关于审问东突的故事,如果属实,可以作为反审问失败的典型例子。那个东突从那里留学回来,审问时老是用眼恶狠狠地盯着审问者,让那些业余审问员很难受。结果没几天,那东突就试图自杀,被抢救回来后在病床上就招了。我们的审问员的结论是,党的宽大政策起了作用,其实是那个东突自己把自己折腾垮了。这就叫反审问术啊,根本就是自投罗网。寄以厚望的恐怖集团科学水平如此低下,怪不得张召忠教授看走了眼。

  这二十年来,神经科学最重大的进步就是越来越多地揭示了BODY决定MIND这一事实。这点中国道家很早就知道了,太极拳就是道家修仙的登云梯。内力精纯之后,头脑灵活,就是打麻将都赢得多,要那张牌就来哪张,有未卜先知之能。头脑坚强靠的也是体力,身体疲劳后头脑就会投降。审问术和反审问术的基础都是体力的斗争,反审问术的关键是保存体力。被审问者要避免和审问者有任何交流,哪怕是无关的话题。任何话题老练的审问者会转来激起被审问者内心的反感、仇恨,只要一动怒,体力的消耗就不可避免。长期的疲劳不可避免地就要交枪。那个东突自己送上门去,真是不知所谓,也不知道他们是哪里学来的,难道是美军的卧底故意教的。

  英国人反审问术很有借鉴。英国兵被俘之后,除了姓名、军衔之外什么都不讲,对于拷打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不断地重复自己的名字、军衔,好象念经一样,不管对方怎么整一点都不接招。这种做法可以很好地保存体力,脑袋就是有控制。教会我反审问术的那个老贼,不管别人问什么,怎么打,他就是不理,弯着身子低着头,一双贼眼还到处乱晃,好象无事一般。从他的眼里看不到一点点对打人者的仇恨,拳脚象雨点一样落在他身上,他也真的就把拳脚当雨点看,缩成一团在雨中默默地忍受着。联防那些地痞对这个老贼只是小菜一碟,他还有余力观察周围的环境,有个谁出出进进他都知道。这间屋子里,他才是真正的“主宰”。这种“死猪”作风在的低层经常看到,众看官千万莫小看这些盲流、乞丐,万莫无事寻其开心,这些人心狠手辣,你没有害他的决心,他却有伤人之意。不过,真要遇到了,也不许害怕,只要小心认真对付,他们也不是对手。但是那个贼对我对他的观察就反应很过激。那些联防欺负人惯了,并不想下功夫研究对手,只是寄望捡个便宜,当然不是老贼的对手。

  审问术和反审问术,一个要和被审问者建立联系好折磨他,另一个则要当死猪,不管都不接招,一心只要保存体力。反审问的关键就是不能动怒,一动怒就上当了。在这方面,有知识的人最不行,总想讲道理,一辩理就完了,朱小华就是上了这个当。以他的聪明不会不知道诱供的招数,他上当全是因为累了,这点科学常识他自己现在都不知道。朱小华的确是冤,就是因为他自以为是想讲理,才被人陷害。目前只有人事斗争,没有路线斗争,不管反党的还是支持党的被整的概率都很高。有点基本的反审问知识对每个人居家旅行、工作学习都很必要。反审问术也就一个字“赖”:不开口,不动怒,不接招。对知识分子还有一点就是不要去辩理,一切以保存体力为唯一目的。目前的审问手段还能原始,没人会搞心理分析,就只知道折磨人,比如把你拷起来站一天,让你坐在凳子腿上等等。对付的办法也简单,就是放松,能靠就靠,能蹲就蹲,决不冲硬汉。学点内家拳桩法知识:呼吸悠长,全身慢慢地动,肌肉轮流休息,并配合呼吸发声,小声地“恩、啊”地念,给人的感觉是在痛苦地呻吟,其实是在活动血气。万不可动怒,一动怒就耗体力。在敌人手中,要抓紧一切机会休息、恢复,如果实在忍不住了,就要下决心用自伤的办法来结束。自伤主要是撞头,要撞鼻子不要撞大脑。鼻子撞破,满脸是血,看起来很可怕但没什么伤,恢复很快。除了自伤,另一个办法就是主动找打,冲上去掀翻审问者的桌子,抓审问者的衣领子,反吓他一下,哪怕被打一顿,你也有机会休息了。总之不要怕,众看官都是有头脸的人,其实不敢把你怎样。朱小华当年春风得意,看不上路边小贼的智慧,哪知自己连个小贼都不如。如果现在反省,中央党校请我去办个培训班,小子是很愿意的,价钱嘛,好商量,相信党员同志们这点钱还都出的起。

  被审问者怎么都不接招,那就只剩下一招:拷打。如果熬到审问者开始拷打了,天就要亮了。拷打是所有审问术里最没有用的,因为不敢真的把被审问者打伤了。反拷打术比较难练,差不多就是练内功,但也有些简便的要点。反拷打主要是保持脊椎的角度,从而能化劲,也就是本着太极拳身形十六字真诀去练,所谓:“虚灵顶劲,沉肩坠肘,含胸拔背,松腰塌胯”。这些一是半会也说不清楚。就一条,挨打时,背永远弓着,意守丹田,头有顶意,身体不停地来回微晃。以打头为例,他拳从前来,你就左右晃,他拳左右来,你就前后晃,万不可静等着挨打,一停就吃打坏了。脖子是关键,不要仰也不要俯,也不能僵。脖子力量平时要练一练,学着非洲妇女一样顶着点重物转动,如果练得会头球更好。

  反拷打有个关键的技巧,就是不能被动挨打。心中要估计对方出拳的节奏,看看他要出手了,身势迎上去,一接触马上松下来后退。就这么小小的几毫米距离,来拳就弱了许多。实在不行,估计要打上来了,提前就在心中暗叫“啊”,或则干脆叫出声来,马上就有奇效。这个道理很简单,和许多人坐车晕,自己开车却不晕是一回事。这是因为,开车时,转弯加速,自己是知道的,有所准备,坐车时事起突然,没有准备。估计对方来拳提前叫一声,全身就有了准备,所以伤得轻,能轻很多。宇航员扬立伟在返回时,过载太大,把嘴都咬破了,如果他学会叫出声来,会好受得多。可惜啊,中华内家拳的声音奇功,所谓“哼哈”二气,老外知道,自己人却不知道。

  反拷打还有个重要内容就是自我催眠止痛。止痛主要靠呼吸,有节奏地呼吸,开始时快些,然后慢慢把呼吸放得悠长,但是一定要有节奏。呼吸的同时要感觉痛点配合呼吸一动一动的,疼痛感节奏和呼吸挂上后,就转移注意力到腹部,呼吸越深长,疼痛感也慢慢减轻,最后就只知道呼吸的节奏而不知道疼痛了。呼吸的同时脑子里配合着呼吸节奏说“还好,还好,还好”,“没事,没事”等话。我建议最好不要说“不痛”二字,因为有个“痛”字,可能会引起反效果。

  我的止痛自我催眠主要是转移,把痛和呼吸联系起来,然后通过控制呼吸还间接控制疼痛。我曾用这种方法来止痒,很有效。道家呼吸是个宝啊,所谓“食气者寿”,呼吸对身体的好处太大了。但是,没有真传,万不可乱练,恐入魔道。总之一条,放松,“气以直养而无害”,不去想呼吸,呼吸自然就对了。至于“胎息”、“踵息”,众看官别信,这种技术没几个人会,会的人也不会讲,讲了你也练不成。谁说能少于十年速成,那就是骗子,要不就是他自己搞错了。

  对于反拷打,反审问术,最关键的一点几乎忘记了:就是一定要有信心,坚信自己能挺过去。没事就多想想挺过去之后,如何花天酒地(对污吏而言),风流快乐。这一条用催眠理论来讲,就是建立足够的Motivation,这是催眠成功的根本保证。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