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dbazn1的博客

 
 
 

日志

 
 
 
 

死亡  

2010-05-08 12:5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 死亡的倾国倾城

11月。北城早已吹起瑟瑟的风。天空还是以往的灰色,飘着雪花,洋洋洒洒下来。我随着飞雪接踵而至,带着点兵临城下的味道。

我租住在一间陋屋。墙壁似是过了好几百年,剥脱颓落,铺了一地的白。租给我屋子的是个阿婆,心肠很好,总是微微的笑,让人误以为她就是阳光。见我可怜兮兮地蹲在大马路边,便租与我住下。

“虽然很脏,但打扫打扫就可以住了。”阿婆颤抖着手鼓捣了半天也没有插对锁孔。我的心也揪着,生怕她一不小心掉了钥匙,还得下楼去捡。

所幸门被打开了。阿婆让我先进,推辞不过,便旋转了钥匙。开门。然后,落了一脑袋的尘埃。

下午买了黄漆来刷墙,结果满地的黄花堆积,连身上也尽是斑点。却又擦不掉,反把整间屋子弄得乌烟瘴气。不知怎么,又联想到自己,想着想着眼泪也跟着“吧哒、吧哒”地落下。从小溪,到河流,再到大海,然后,泛滥成灾。

北城依然不欢迎我。没有我喜欢的人,也没有喜欢我的人,至少大多数人不会喜欢我,即使我倾国倾城。

我的心早已百孔千疮,还不停地淌着血。堵了这里,那里却又流了出来,让我措手不及。

2 你不是我的谁

馨没心没肺地开我玩笑。我眼睁睁地看她在我的黑床单上嗑出一堆堆的瓜子皮,没日没夜地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洗了一遍又一遍。

“姐,你竟然叫‘死亡’,真是太幽了。”

“姐,相信我!男人都太自以为是,没有必要还是不接触的好。”

“姐,我以后就叫‘失落’。你‘死亡’,我‘失落’,多郎才女貌啊。”

她自顾自的碎碎念,我盯着瓜子皮目不转睛,看它们一颗,两颗,三颗。

好。落落,以后我们就狼豺虎豹地在一起。一起星星,看月亮,一起谈人生理想。不离不弃。

晚上相拥在床,脸朝脸,大眼瞪着小眼。却又不习惯,一夜无眠。从什么时候起,却要拥着另一个女人入睡,是因为彼此都太孤单,需要一个人来倾诉,还是本就该如此,因为男人太不能托付终生,只有女友才被信任?

QQ上有个男人很烦。总是唧唧歪歪地嘘寒问暖一大堆,搞得跟我很熟悉似的。听得烦了,回他说,“你不是我的谁,用不着你虚情假意来讨我欢喜。”这是不争的事实。在我看来,有了落落就足够了,至少不用整天提心吊胆地为有谁会背叛我而担心。

我们依然开着无邪的玩笑,没心没肺地耗着我们的青春,整天黏在一起,像一个人。

亲爱的,我们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有我在,你不会在受伤。我们要永远是不分开的,说好了,永远永远。

3 像飞蛾一样扑啦啦地飞

我比较清净无为,不喜欢在人群里扎堆,所以这个世界太格格不入。若不是被文打扰,或许此时我还在跟落落胡吃海喝地狂言乱语,说着毫不相干的天南地北。

文是那个男人的名字。我没有想到他会那么的一意孤行,偏要来北城看望我,迷路了,还要我去接他。

虽然不是第一次到车站,但我还是无法忍受这里的喧嚣。此时,我正擎着一块木牌,白底黑色的“文”字,上面还被划了一个大大地红叉,非常醒目。

人是一种奇怪的生物,至少落落说我就很令人费解。之前还在对一个人恨之入骨,但真正与他面对面了,却又怎么也恨不起来,我把它归结为“一见钟情”。落落反而很高兴。于是,我又有了一个新的称呼——没有骨气的文人。

文是个诗人透着一股书卷的气息,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一身西装穿的笔挺,在川流不息的人群里很鹤立鸡群。当我还在考虑要不要露出少女的娇羞态时,我的胳膊已先缠上了他的手臂。他先是一愣,然后就笑了,他的笑温文尔雅,让我的心都跟着沦陷。

“原来这个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我这样跟落落说。本以为她会疯姐似的大呼小叫,没料想,在她的眼里,我看到的满是不屑。

“姐,男人都不可信,只会花言巧语地糊弄我们,只有闺蜜才更贴心。”

“得了吧,你这叫‘吃不到葡萄倒说葡萄酸’。”

之前,我曾问过文,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奋不顾身。他回答,“我们都是扑火的飞蛾,即使得到的光明很短暂,却还是会义无反顾。爱上你的时候,我就已经死去了。因为,爱上你等于爱上死亡。”

4 没有长久的恋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当有人给我说落落与文在交往的时候,我像是听到了天方夜谭,回家翻了日历,不是愚人节,仔细想象,却又觉得自己小家子气。落落是我的妹妹,她怎么可能会与自己的姐夫交往呢?或许只是他们去吃饭恰好被女友看到了而已。

夜深了,落落跟文都没有回来,我一个人窝在沙发里抽烟。烟很劣质,心也不平静,总是被呛到,呛得眼泪也流了出来,怎么也止不住。

我拨打过他们的手机。落落的落在家里。文的接通后有一个女人在说话,她的嗓音很好听。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您稍后再拨……”

我一遍一遍的拨,那个女人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在屋里回荡,我的心也跟着空落落的。不着边际。

其实,他们之间的眉来眼去我早已知晓,只是我不愿意说破,如果可能,我更愿意当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因为我可以很好的把自己包裹在鸵鸟式的自欺欺人里。真的。

我与这个世界始终是格格不入,却也让我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没有长久的恋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

5 我亲手杀死了落落

落落死了。是被我亲手杀死的。为了文,我别无选择。在她睡着的时候,我不过是轻轻的挥一挥手,她便自此消失,化作屋子里的尘,尘土里还藏着我的几滴泪水,含满不舍。

文疯狂的寻找着落落,最后不知从哪里听到落落已死的消息,便要自杀。

上吊,嗑药,割腕……

他用了千百种死法,却都没能死成。因为我是死亡,是掌握生死规则的神明。人,怎么可能与神都?我要让他们天人永隔,受尽煎熬。

可是,我们都错了。我为自己还有落落感到不值。

落落,你知道吗?在你死后的第四个周,那个男人又找了新欢!不过,那个不幸的女人已经被我杀死了。以后,他找一个,我就杀一个,我会不停的折磨他,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落落,今天是你的祭日,我又回到了北城,回到了我们一起的那个小屋。自从你离开以后,我再也没有打扫过小屋,因为我舍不得你。亲爱的,你说的对,男人都是靠不住的,只有我们自己才能拯救自己。可是落落,我竟然亲手把你杀死了。

6 尾声

独自窝在沙发里抽烟,在地上积了厚厚地一层灰。我竭尽所能地让烟头始终是亮着的,却怎么也暖不了心灰意冷。我的心已经死亡,稀里哗啦地流着血,把烟头浇灭了,怎么也点不着。

我喜欢一整天都呆在落满灰尘的屋子里,但也仅限于北城。

我决定永远地守在这里,因为小屋里有落落,有我最亲最亲的妹妹……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